刻芳

真诚地建议关注我之前点开简介。

意绮/黑白双少
霹雳水深
道友留神

另:社交困难,随缘交友。
拒绝mxtx,拒绝双担毒瘤,有事私信。

我乱说的。
就是为了表示一下我kāi要shǐ变xué形tú了yā……

无题

今年迎财神后,煇仔十六岁了。
他属羊,其实半点儿不像这项动物给人的想法。他幼稚、叛逆、火爆,而且孤独。
煇仔生在一个规模与规矩都传统的大家族。他爹有七个兄弟姊妹,各自结亲且有儿女;在他之前他姨生了三个女儿,原来还有个四姊,早夭了。大家族中煇仔的爹排行靠前,结婚、生子早,煇仔是同辈里第一个男丁。
他来之不易,够资格享受特权和偏爱。
待在子宫内时,煇仔便成了全家第一个上医院等待出世的人;一出生,他头一个用上了纸尿布;姊姊三人挤一间房,他得到了一间更大的;就是过年收长辈利是,总也要比他姊多上三分。还不止,他家的老房子也早早计划了日后分给他。
所以煇仔有点儿娇纵是情有可原。再说他的三个姊姊。天性使然,也有家族氛围的影响,打小她们仨就是半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成绩不错,举止大体算得上规矩,做过最出格的事不过是和网友通了电话(被她们爹发现后半夜三更教育了两个钟)。
煇仔受宠惯了,要什么有什么,又赶上国家发展、家境好转,早早碰了各样高科技产品,当然玩心很大。打小受到重男轻女的照顾,又有性别上天然的隔离,煇仔和姊们也并不很亲,鲜少交流,很小的时候还经常自个儿趴在窗边嘀嘀咕咕自言自语。
他得了好处,也要失去一些。
十几载春秋一晃而过,仨姊姊上了高中,又都上大学去了,还都是叫得上名号的学府。
煇仔上学晚些,读初二,马上升初三了,可他的成绩实在叫他的爹和姨发火——全年级八百号人,他排了七百多。尤其和上了名牌大学的三个姊一比对,这个数字更显得耻辱,免不了每隔一段时间招来一顿骂。
要命的是叛逆期也到了,煇仔谈了对象,还不知道去哪儿学了抽烟。虽然煇仔的爹也小小年纪就碰了烟酒——甚至早过煇仔——当爹的抽烟,能叫抽么?总之孩子抽烟这件事,让他爹暴怒了。
最早发现的是煇仔的长姊。她在本地上大学,另外俩在外地,且有俗语说“长姊如母”,也就和煇仔更亲近一些。她两次和煇仔聊天的时候在他指尖闻到了烟味,问他,支支吾吾。就在长姊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们姨的时候,煇仔自己暴露了——他上了瘾,再没法忍受只在外头偷偷享受吞云吐雾的快感,在家躲在卫生间抽了。不巧,碰上他姨随后进去,闻了一鼻子的烟草味。
他姨当然是疼他,骂他也骂得不彻底,话到后头出了哭腔。生个儿子好不容易,怎么他就这样了?
煇仔知道怕,他应承他姨他会戒,再也没有下次。
下次是自然有的,抽烟这回事么,还会有下下次、往后的无数次。
不晓得是第几次再犯,终于被他爹发现了。煇仔现在是劣迹斑斑:成绩吊车尾、早恋泡网吧、沉迷手机游戏、抽烟喝酒……有时恐怖在于未知,煇仔的家人最担心的是在往后的时日突然发现他染了更可怕的毛病。煇仔爹有个朋友,儿子初中就搞大了别家闺女的肚子,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,还时不时被人翻出来当反面教材。
又话说前阵子,煇仔兴许是受了对象的激励,主动去报了补习班。补课老师表扬,他姨转发到了家庭群去,他的姊姊平日里同他交谈不了几句,可也真心地高兴。可坚持不了多久,一放假,他又禁受不住诱惑重新打游戏去了。
爹是一家之主,手握大权,平时向妻子女儿发令基本无人敢反,偏偏在他儿子这碰了壁,让他饱尝挫败的滋味。他是严父,发起火来女儿大气不敢出,一步不敢挪,挨打不吭声。
煇仔却不知怕字怎样写。他越大,越会顶嘴,他越大,爹也越老,骂不听他,打不过他。这回以为儿子听话了,结果“本性难移”,当着他的面打游戏,还大言不惭。还能怎么办?只剩讲道理了。
最文明的方式原来是最后的手段。
讲了半天,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,多半是什么也没入耳。最后他爹说:
你不明白。今日贪玩一年,是以后多少年也补不回来,你不知所谓,以为可以,没有的。再也不会有一样的机会,你也再也不会有一样的十六岁。

注:
①迎财神:正月初五。
②十六岁:地方算法,指虚岁。
③这项动物:项,方言,同“这种动物”。
④姨:方言,表示母亲。

金银双秀,奉天逍遥。

注:
奉天逍遥所用笔刷是唐唐老师的「逍遥」,第一次用。

最近靠吸小黑度日,太可爱,万分着迷。

注:
恐偶慎点p2,
恐偶慎点p2,
恐偶慎点p2!!!!

横排大字的排版、笔画之间的避让关系、字占画布的比例与位置问题令我伤心:(